神鹰心水论坛sy669
欢迎来到重庆龙悦照明官方网站!

光创造了世界,我们创造光的未来

10年沉淀,上万家客户共同见证,
致力打造照明首选品牌。

免费咨询电话:

023-68309638

15086688585

首页 / 新闻动态 / 行业新闻 / 王冬雷还原雷士照明宫斗剧情:密谋、恐吓、赌债

王冬雷还原雷士照明宫斗剧情:密谋、恐吓、赌债

核心提示这是一个充满戏剧性,甚至沾染上鲜血的现实商战故事。它被写入了商学院的MBA教材,这场商战里充满了谎言、利益以及对人性的拷?#30465;?#24403;事人中,创始人吴长江最终锒铛入狱,王冬雷则一直忙?#21028;?#22797;“伤疤?#34180;?#26082;有自己的,更多的是关于雷士照明的。

这是一个充满戏剧性,甚至沾染上鲜血的现实商战故事,充满了谎言、利益以及对人性的拷?#30465;?/p>

在近三个小时采访时间里,他不停调整着坐姿,?#36335;?#22312;寻找最舒服的状态。谈及与吴长江不愿深究的过往时,他从茶几上抽出几支火柴,一截一截折断后丢进烟灰缸里,他不抽烟。

他是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,实际上,他脸?#31995;谋?#24773;比一年前看上去轻松了些。脱掉鞋,盘着腿坐在酒店套房的沙发上,除了折火柴,时不时还抿一口铁观音。

王冬雷正在恢复。

上一次见到他是在2015年底,在一个活动论坛上,他?#36824;?#35328;笑,疲惫不堪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2014年那场与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的商业大战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。

与吴长江的决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块心病

这是一个充满戏剧性,甚至沾染上鲜血的现实商战故事。它被写入了商学院的MBA教材,这场商战里充满了谎言、利益以及对人性的拷?#30465;?#24403;事人中,创始人吴长江最终锒铛入狱,王冬雷则一直忙?#21028;?#22797;“伤疤?#34180;?#26082;有自己的,更多的是关于雷士照明的。

5月13日,王冬雷在安徽蚌埠的一家酒店接受了?#25910;?#30340;独家专访。蚌埠是他的老家,这是他数年来第一次重回?#19990;鎩?/p>

“考上大学后就离开了,直到后来办企业,市委的领导招商引资邀请我,中间很多年都没回来过。”王冬雷一手端着茶盅,神似追忆。

跟了他多年的公司高管说,王冬雷是一个工作狂,像台机器,“没见他有什么爱好,烟酒不沾,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,每天三点一线。”

一场围绕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大战让他名声大噪。他自?#26680;担?#22806;界无从了解其内心的煎熬。

「去吴化」

如果时间倒推几个月,王冬雷肯定没有精力坐在我们面前,展开一场关于商业和人性的?#25945;幀?#24444;时,他正忙着抢救雷士照明,用他自己的话说,这事关这家公司的生?#26469;?#20129;。

吴长江2014年年底被刑事拘留后,王冬雷与他的恩怨暂告?#27426;?#33853;,但他与“老雷士”的争斗却才刚刚开始。

作为雷士照明的创始人,吴长江的个人行?#36335;?#26684;对雷士照明影响深远。重庆一名熟知吴长江的商界人士对?#25910;?#35828;,吴长江草根出身,讲江湖义气,但做事?#24509;路ǎ?#26377;典型的袍哥气?#30465;薄?/p>

雷士照明和吴本人一样,内部也流行着草莽文化,江湖气浓重。

这场商战告?#27426;?#33853;后,王冬雷接手雷士照明很快发现,对这家公司的再造将会是一个系统而漫长的工程。在他看来,这无异于二次创业。

“作为一家企业,它?#31508;?#22826;多。你能想象像雷士照明这?#21019;?#30340;一家制造企业,?#35895;?#27809;?#22411;?#25972;的计划体系吗?我个人认为需要24到36个月,才能从根本上把这家公司变成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正常公司。”王冬雷说。

变革的第一枪,王冬雷指向了人,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。王冬雷深知,人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情?#24615;?#20307;,?#23433;?#21040;万不得已不换人,因为你换了一个人,接下来将会有十个人跑来问你下一个被换掉的会不会是他。”

即便如此,王冬雷还是对高管层进行了大换血。他从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——德豪润达调派人手,再?#29992;?#30340;、海尔等企业挖来人才,“去吴长江化”的第一步,他选择自上而下的强势打法。王冬雷说,这些高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他们都是雷士变革的主力军。

对中层干部的改造并没有那么容易。目前,雷士照明共有300多名中层管理人员,这个层级的管理人员中,王冬雷已对其中100多名进行了考核,他说,最终的结果“90%都是杰出的?#34180;?#20182;通过办班培训、答卷?#38469;?#36880;?#27426;?#20013;层管理人员进行考核。为此,他还重金聘请了前华为公司的顾问来授课。

王冬雷本人也经常给雷士照明的原管理团?#30001;?#35838;。他走进卧室拿出?#22987;?#26412;,逐一解?#20102;?#23545;雷士照明的文化和战略定位,他说,他曾在一?#27599;?#19978;用了两三个小时,总结了十二条。

雷士照明对于王冬雷而言是陌生的,他曾经设想的两家公司实现产业联动非但未能如愿,反而因此深陷泥潭。

“现代社会,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中产阶级对生活的质量追求也越来越高,我希望我们设计制造的灯具不仅仅具有照明功能,还能有艺术品、美的价值在其中。”他说这话时,如同陶醉其中。

但按照雷士照明的现状,王冬雷显然很难实现这个目标。一个令王冬雷十?#32456;?#24778;的例子是,作为一家制造业公司,雷士照明此前的内部生产?#26041;?#31163;工匠精神相差甚远。

?#25353;?#26469;不加班,员工5点?#38498;?#23601;下班,有一天下午5:30,我打算召开一个会议,结果发现办公室的人全走了。”王冬雷说。

从2015年年初开始,王冬雷开始为雷士照明建立起所谓“中央计划”体系,他试?#26082;?#38647;士照明从订单、生产、销售各个?#26041;?#32039;凑连接。

而构建供应链体系第一步则是优化供应商招标制度。王冬雷坦言,“这?#36136;?#21040;了某些人的利益。”在头三个月里,供应商抵触不按时?#25442;酰?#24433;响了部分生产。对此,王冬雷不得不将矛盾公开化,将招标放在台面上来,择优选择供应商,淘汰不合格者。

“供应商与吴长江时期的雷士人有着千?#23458;?#32533;的联系,里面牵扯到的利益最多,是雷士改革最头疼的事之一。”王冬雷说。他希望通过这项制度淘汰或优化一些供应商,然后优化库存。2015年,雷士照明减少了2亿多元的库存。

捆绑利益改?#38162;?#26159;艰难的。王冬雷用了六个月的时间重新构建着一家公司的框架。王冬雷说,到2016年年底,雷士照明的LED产品销售额将占据80%-90%,而到今年6?#36335;藎琇ED产品的毛利率将全面超过传统照明产品。

但摆在王冬雷面前的路依旧漫长而艰巨。他皮肤黝黑,身形敦实,摆在沙发一旁的皮鞋沾满薄尘。

「风波还原」

与吴长江的决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块心病,即便他总试图轻描淡写地描述这段经历。熟知他的人说,王冬雷性格隐忍,不容易妥协,“嘴?#32420;?#27809;事儿,其实心里很难受。”

时间倒退至两年前,2014年8月8日,这是雷士照明与其创始人吴长江彻底决裂的一天。这天下午,雷士照明召开董事会电话会议,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执行董事、CEO职务的决议。

这个决议让吴长江十分生气,他在电话会议上情绪十分激动,“我不会执行这个决议!我不会执行这个决议!”吴长江反复地说。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一名刚开始投反对?#34180;?#20004;名希望了解情况而持保留意见的独董,在表决时也投了赞成?#34180;?/p>

决议已经达成,从法律上来说,吴长江不再与他所创办的公司有关联。当天下午3:11分,在罢免决议刚刚通过、董事会会议还在继续的时候,王冬雷出现在了吴长江位于重庆国际金融?#34892;?6楼的办公室门口。

按照吴长江后来?#24742;教?#20844;布的说法,当时有人踹开了办公室的门。事后,现场出现了争执,进而发生扭打等行为,直到重庆防爆警察到场。这次事件后来被吴长江形容为“用暴力手段血洗进行公司控制权之争?#34180;?/p>

对于这段过往,王冬雷此后很少对外提及。在他看来,这是公司的“家丑?#20445;?#19981;可外扬。

“那时吴长江在雷士都没有股权了,他哪有资格来争夺控制权。”王冬雷说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吴长江第一次被辞任雷士照明CEO职务。此前,在与资方股东阎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权之争时,吴长江便被?#26696;?#20986;”过雷士照明一次。2012年5月25日,雷士照明发布公告,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、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,并辞任公司董事会所有委员职务。

但当时驱赶吴长江的行动并没有成功。一?#24674;?#24773;人士告诉?#25910;擼?#22312;被辞任公司一切职务不久之后,吴长江曾经组织工人把董事会拘禁了24小时,逼迫董事会同意让他继续成为雷士照明的CEO。

“当时有几百个工人拿着铁棍,围攻董事会。如果董事会成员不同意,不仅不能吃饭,连厕所都不让上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此后,吴长江主导了雷士照明员工罢工、经销商停止下单、供应商停?#26500;?#36135;一连串真实的商战大片桥段。剧情核心只有一个,他们的要求是让吴长江尽快回归,并要求让资方施耐德退出雷士照明。最终,这起风波以雷士照明成立临时运营管理委?#34987;幔?#21556;长江任负责人而告?#27426;?#33853;。

但冲突双方都明白,矛盾并没有解决——吴长江不?#24066;谋?#25490;挤出董事会门外,阎焱未能赶走吴长江同样心有不?#30465;?/p>

这种僵持并没有维持多久,王冬雷的出现打破了平衡。王冬雷回忆起当年的“接盘?#27604;?#24515;有余悸,“如果后来处理不好,两家上市公司都可能面临着灭顶之灾。”

但当年,王冬雷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他看重的是雷士照明的品牌和渠道。当时,雷士照明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照明行业第一品牌,拥有3000多家专卖店。

2012年12月5日,吴长江将雷士照明股份增持至22.07%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两周后,德豪润达以共计16.54亿港元的价格?#23637;?#38647;士照明普通股及股东NVC(吴长江持有的离岸公司)共计6.33亿普通股,占股20.08%,成为雷士照明最大股东。同时,吴长江通过NVC公司入股德豪润达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。

德豪润达从NVC购得雷士照明11.81%股份,?#28784;?#37329;额9.51亿港元(折合人民币7.72亿元)?#27426;?#24503;豪润达还向NVC定向增发1.3亿股,?#28784;?#37329;额为7.6亿元。

两者账面上看价格相当,但吴长江个人从账面中获利约3亿人民币——包括雷士照明5700多万元和德豪润达2.48亿元。

对于此次合作,王冬雷的解释是,当年德豪润达正向LED行业转型,转型过程中遇到过一些压力。后来他弟弟得知吴长江正在卖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票,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。

“当时吴长江因在外欠着赌债,把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份?#30405;?#32473;了瑞士银行,委托后者卖掉。后来我们?#19994;?#20102;他,直接从他手?#19979;?#20837;股份。”王冬雷说。

在入主雷士照明后,王冬雷很快做了一个后来令他悔不当初的决定——把吴长江重?#36335;?#19978;CEO的?#24674;茫?#36825;也为双方后来矛盾爆发埋下了隐患。

让吴长江担任CEO是双方合作后的一个条件。吴长江曾对外公布了一份与王冬雷的“秘密协议?#34180;?#24444;此约定,股权?#28784;?#23436;成后,德豪润达要支持NVC方代表成为雷士照明董事、董事长;NVC代表要成为德豪润?#38162;?#20107;、副董事长。

王冬雷则解释称,当时约定在?#19994;膠鲜手?#19994;经理人来担任CEO后,王才退出,由吴长江出任董事长。但事后是吴长江自己不同意,认为董事长没有?#31561;ǎ珻EO才能更好操控公司。

随后,王冬雷在董事会力排众议,向阎焱?#25512;?#20182;股东为吴长江做担保。“?#19994;笔本?#24471;作为雷士的创始人,吴长江还是有能力的,只是因为跟阎?#31570;緩停?#25165;把公司搞成这样。撇开这些,他还是能?#35805;?#36825;家公司运营好的。”

他的另外一个筹码就是,德豪润达已是雷士照明的第?#36824;?#19996;,在商场?#21019;?#25968;十年的他自信能?#36824;?#22909;公司和吴长江本人。但此后的事实证明,王冬雷这?#38382;?#31639;了。

2013年1月13日,王冬雷进入董事会成为非执行董事,同一天吴长江出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。三个月后,阎?#30171;?#21435;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,王冬雷被选为新任董事长。再两个半月后,吴长江重?#36947;?#22763;照明董事会,成为执行董事。

在外界看来,那段时间是王冬雷与吴长江的蜜月期。对于这种说法,一切?#26223;?#33853;定后,王冬雷说,“那时候对我来说或许是,但对吴长江来说并不是。?#21271;?#26102;,有?#25945;?#23558;王冬雷比喻成拯救吴长江的白?#32533;?#22763;,甚至将两人的关系形容为亲密无间的搭档。在新闻发布会上,王冬雷与吴长江一唱一?#20572;?#37197;合完美,曾经同坐一席的照片至今仍流传于网络。

对于当年的一桩旧事,王冬雷思索片刻后一声叹息:“那都是做给外界看的,这只是生意。”

“我们不是朋?#36873;!?#36807;了良久,他补充道。

王冬雷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后来得知,吴长江在将股票卖给德豪润达后的第一周便召集了他的6位心腹高管,传达了?#35762;?#24847;思,“第一是雷士照明现在成外人的了,要团结在一起,谁进来把谁赶走;第二则是要把雷士往烂里做,把股价做到2元,然后再一起把雷士买回来。”

但对此王冬雷并不知情,依然沉浸在“蛇吞象”的憧憬之中,在他看来,德豪润达向LED的转型成功在望。而在他的眼皮底下,一场兵刃见血的商战正在预热。

「恩怨决?#36873;?/strong>

“蜜月期”并没有维持多久。

王冬雷和吴长江完成资本联姻后便摩擦不断,最初仅限于在业务整合、人员调配等?#21046;?#19978;。双方第一?#26410;?#30340;矛盾发生在吴长江的弟弟吴长勇身上。

当时,吴长勇是雷士照明负责采购的副总。吴长勇在外成立了一家名为华龙盈科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马甲公司,雷士照明大量采购都通过该公司,倒手后再加价卖给雷士照明。

王冬雷对?#25910;?#35828;,这其实是吴长江从2013年回到公司后开始策划实施的一系列动作中一环,目?#35851;?#26159;一?#35762;教?#31354;公司。

很快,一沓?#23576;?#25253;信被放在了王冬雷的办公桌上。他开始秘密派人调查此事,证据确凿。调查结果让王冬雷大为震惊,“他弟弟私自售假货数额高达一两亿元,导致公司损失了七八千万元。”

雷士照明内部人士向本刊记者证实,吴长勇在外私设公司与雷士照明进行内幕?#28784;?#26159;“公开的秘密?#20445;?#24456;多人都明知,却不点破。

随后,王冬雷把吴长江从莫斯?#24179;?#20102;回来。在他的办公室内,他把吴长勇私下售假货和内幕?#28784;?#30340;证据交给了吴长江。由于吴是公司CEO,王冬雷让他自己处理此事。

两周后,吴长江向王冬雷回复了此事的处理意见。第一,吴长勇并没有内幕?#28784;祝?#31532;二,把吴长勇调离采购岗位。当年8月,吴长江还就此事对外称王冬雷是在捏造、诬陷,“我们会告他诽谤?#34180;?/p>

王冬雷说,当时他把所有证据的原件?#20960;?#20102;吴长江,“一个蛇皮袋扔给了他?#20445;?#21518;来此事也?#31570;?#20102;了之,“这次事件是?#19994;?#19968;次在内心开始觉得不能再跟这样的人进行合作。”

为防止更多内幕?#28784;?#21457;生,王冬雷做了一些应对措施。2014年7月15日,雷士照明公告,吴长江退出雷士照明10家附属公司董事职位。其中,惠州雷士光电及雷士照明(中国)等公司改由王冬雷任新董事长。

此事让吴长江极为愤怒。吴长江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当时他在新西兰出差,董事会只是通过?#22987;?#36890;知了他本人。

三天后,王冬雷和吴长江在其珠海办公室内进行了一次面谈,面谈内容被王?#23478;簟?#22312;?#23478;?#37324;,吴长江亲口承认自己在澳门有4亿赌债,每个月要还1000万利息,若不按时偿还赌债,黑帮分子将对其下手。吴长江所欠的债务当中,有2亿元是澳门水房(澳门黑帮组织)的钱,每个月利息500万元。

王冬雷至今依然记得两年前的那个周五,在吴长江亲口承认赌债之后,他对此前吴长江对公司的种种掏空行为?#19994;?#20102;合理的答案。

熟悉吴长江的商界人士说,吴长江“是个聪明人,但赌性太强。”

那一晚,他一夜未眠。第二天,王冬雷起了个大早,冲了一个?#35895;?#33258;己清醒些,然后驱车前往中山。在那里,吴长江与其朋友老李开了一家家具照明公司。

王冬雷告诉对方,吴长江欠了4亿赌债之事,并询问其能否每个月拿出500万元现金给吴长江还利息,“其他的钱我再想办法弄,当时想的是花钱送走这尊佛。”但这一提议遭到吴长江朋友的拒绝,并表示吴长江早在两年前便从这家公司手上抽走了一亿多元。

对于吴长江?#19978;?#35782;的话,王冬雷不知真假。但此趟中山之行空手而归让他垂头丧气。回到珠海后,另一个消息则立刻让他?#30001;?#27668;转向震怒。

7月18日,吴长江在离开王冬雷的办公室后,立?#35848;系?#20102;上海,召集了雷士照明的5位核心经销商——他们也是吴长江与阎焱、施耐德股权之争的助推者。他们筹划着再次上演一回当年的“逼宫”行为,目的是把王冬雷赶走。

很快,吴长江又把全国其他主要的经销商召集在一起,并要求他们把身份证进行复印,然后签?#21482;?#25276;。这5位核心经销商威逼其他经销商称,“现在老大有难,你们必须签字。如果不签,我们这几?#20540;?********。”

一位雷士照明的经销商向记者证实了此事。

“当时是一个一个轮着来,先跟你聊,然后要你按手印,同意他们的行动,目的其实就是要逼王冬雷下台,跟以前逼阎焱他们一样。”上述经销商说。

绝大部分经销商都被迫签字,但也有少数经销商在签完字后,立?#35848;?#29579;冬雷打电话,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他。

王冬雷听到这场密谋是在2014年7月20日,他立?#35848;?#21556;长江打电话质问,但吴矢口否认,并称在上海只是跟几位朋友打麻将。

“我们也别再打哑语了,你内部不再是铁板一块,你们在密谋什么我一清二楚。”王冬雷一语挑明,但吴长江依然否认。

最后,王冬雷破口大骂,“吴长江你太?#36824;灰?#24605;了,你去打电?#26696;?#32769;李,你问他我是怎么对你的,可你现在干的他妈什?#35789;隆!?/p>

放下电话后,王冬雷浑身冒虚汗,一阵昏晕袭来。他说,几十年来,他第一次如此怀疑自己的判断。

王冬雷不再对吴长江抱有希望,双方彻底决?#36873;?/p>

本刊未能联系到吴长江,确?#32420;?#30524;中的吴长勇内幕?#28784;?#20107;件及上海逼宫事件。

8月8日下午,雷士照明董事会电话会议上,吴长江被免去了执行董事、CEO职务。作为临时CEO,王冬雷在投票完成后出现在雷士照明重庆总部,进行交接。

10月22日,惠州市公安?#32456;?#24335;对吴长江等人涉?#20248;?#29992;资金立案。雷士照明内部的第三次“内斗”阶段性终止。

2015年1月,吴长江因涉及经济案件被羁押。他在实名微博上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在2014年12月2日,他写道:这?#25945;?#19978;海实在太冷,?#36824;?#35265;到华东几个经销商?#20540;埽?#24515;里却很温暖!特别是你们那句无论我干什么都愿誓?#32769;?#38543;的话,让我感动落泪,?#34892;?#22823;家的信任和支持,我不会?#29260;?#30340;!明天?#27426;?#20250;更好!

另一名熟悉吴长江的商界人士对?#25910;?#35828;,吴长江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,擅长交际,拥有过人的情商,“是个聪明人,但赌性太强。”

「?#27492;肌?/strong>

雷士事件是王冬雷经商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?#26410;?#25240;。这次事件前后,王冬雷一周内瘦了二十斤。

王冬雷身边的人说,尽管与吴长江的争斗让他焦?#38450;?#39069;,但王冬雷从来没有把这些烦心事告诉家人。王冬雷自?#26680;担?#20182;排解内心痛苦的方式,就是努力不去想它,“一想就睡不着觉。”他自?#19994;?#33410;的方式是跑步,他说只有在跑步的时候,他的心绪才能够得到稳定。

但王冬雷不可能不去想,他说,几个月来每天的睡眠平均只有三四个小时。“受了这?#21019;?#25171;击,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对人、人性的看法,对生意的看法,对企业管理的看法,它对我的教训实在太大。”

对于王冬雷而言,这场商业纠纷无疑是他经商生涯的分水岭。他说自己是一个?#34892;?#30340;人,最大的弱点是过于重情义,“这不是优点,作为一个将军,应该杀伐决断,太过人情味是不行的,这点我很清楚,我正在努力克服。”

“到今天为止,你恨他吗?”

?#30116;?#19981;上恨他,要恨只能恨自己。”王冬雷背靠着沙发,抬头望着一会天花板说,“他嗜赌又不是一?#25945;?#20102;,他同学曾经救过他,阎焱曾经救过他,最后都被他坑了。同样的故事到我这里是第四次,我没有看到他人性中的恶,那就只能怪我自己了,恨他干吗?”

历史不可假设。但对自我重新定义后,王冬雷依?#21830;?#35328;,当年?#23637;?#38647;士照明前若是阎焱提?#26696;?#35819;他,他还是会选择?#23637;骸?#36825;就是人性的复杂,在利益面前,很少有?#21496;?#24471;住诱惑。

事实上,除了对人性之矛盾深?#20154;?#32771;外,王冬雷更多的是对过去自己用人原则和公司治理的推倒重建。在自己原始创办的德豪润达公司,王冬雷一?#21271;?#25215;着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原则。在这套原则下,德豪润达成就了行?#30340;凇?#23567;家电之王”的地位。

但同样的方式在另一家企?#36947;?#21364;漏洞百出。雷士照明事件似乎让王冬雷重新?#30001;?#20102;对人和世界的矛盾?#40092;丁!熬?#31649;要坚信人善的一面,但在制度设计上必须防?#35895;?#24694;的一面。你应该相信一个制度,一个法规,一个流程,而不能相信任何个人的说法。”

即便如此,这场耗时?#31449;茫?#24778;心动魄的夺权大战依然给王冬雷留下了心理阴影。王冬雷身边人说,在与吴长江矛盾白热化时,王冬雷在外出差不得不一晚更换一处住所,“担心不安全。”

“这件事给你最大的教训是什么?”

沉默了很久,王冬雷紧锁眉头回答:“我?#38498;?#21487;能再也不会在国内?#23637;?#23567;企业了,宁愿去国外买,中国的小企业没有底线,这太可怕了。”

 

客户服务热线

023-68309638

15086688585

在线客服
神鹰心水论坛sy669